白果

天天睡觉x玩烤箱。懒散很宅。

一笑而过

我一直都在烦恼忧郁胡思乱想
晚上我就喝着毒鸡汤各种喜怒哀乐
独自一人放纵不羁
白天我笑嘻嘻和人交往一副不知世道
伪装着一张啥逼事都没有的脸皮
有时候
会问我自己
你为什么要活的这么累
呆在家里当个啃老族就好了
为什么要忍不住心中想法
探出头来望着这新奇的世界
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做温柔的人
只为给他人带来好印象和人际交往的曾进
明明是一个不善言语内向又自闭的死宅
被迫成了一个善言爱笑的正常人
这个世界
很多人跟我一样
所以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自嘲地说出这些
因为我也累
我想写出来
我想说出来
只要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任意地说
只要有人能默默地看着然后一笑了之
我很会胡思乱想
我也很会自寻烦恼
也许以后 将来 未来
我都会是这样
希望那时候的我
成熟了稳重了
成为了一个让我自己都骄傲的人
然后看着曾经的文字
曾经的人们
社会的刁难
一笑而过

昨天做了个梦,梦见我成了鸟,一直飞,飞过城镇,飞过高路,飞过森林,飞过高原…

就一直飞,一直飞。明明很累了,却要继续飞着。

我想停下来,但是我停不了,我发出了声音,却是鸟鸣声。

然后我就这么飞着,飞着。

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疲劳。

我望着窗外的大太阳。心理很重。

就这么一会儿。


咳咳_(:з」∠)_难道没有all亚尔斯兰的粉们吗!!!哒亚真多啊,冷cp伤不起啊,不能因为我太没节操了才这样对待我啊!!小伙伴们


无言

小学生文笔

人物OOC

写不好多体谅。

短文不解释



尼古拉斯听不到。这是所有见过他对他有所了解的人才知道。

尼古拉斯不爱说话,他总觉得说话麻烦。

聋子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

无声,静默又孤寂。

听不到美妙的声音呢。

这是他把沃里克按在床上后,沃里克吐出了阵阵呻吟时的想法。

尼古拉斯是个坚强的人,听不到也无所谓,但有时候,听不到就想听到了。

“该死的…嗯…尼古,你又发什么神经!”

沃里克对于他搭档感到无奈又恼怒。今天是星期五,他侍候完了一位夫人,打算回到便利屋好好洗个澡的他,被搭档忽如其来的性趣而被扑倒。

沃里克不得不扑灭他搭档的性趣,这家伙兴奋上头啥都不管的。

他们做完了前戏,尼古拉斯进入他身体也好好的,不快不慢,却深入敏感处。可尼古拉斯不知什么了,忽然把他双腿扛到肩上,直接粗暴又快速地蛮干。

“嗯…尼古拉斯…你慢点行不!”

尼古拉斯仿佛没看到他说的话,反而又加速了。

沃里克没办法,他只能痛苦又愉悦地享受这性爱。

当沃里克和尼古拉斯双双射精后,躺在床上。

“我说”沃里克把尼古拉斯的头转向自己,“你之前是想到了什么来着”

尼古拉斯做了个手势

【没什么】

沃里克挑了挑眉,终是无奈地唉了口气。

“随你吧”

沃里克放开了尼古拉斯,翻了身就准备睡觉。

尼古拉斯看着他背上的纹身。

就这样吧。

听不到也好,不想说话也好。

只要他在就可以了。




这又是一篇你不懂我也不懂得莫名其妙的文,其实想表达来着,但是好像被窝给文艺了_(:з」∠)_




风吹

晚上三点半。

吴邪终于回到杭州的店了。

当他打开拉门,又拉上,再往楼上的房间走去。

他开了很久都没有清理的布满灰尘的房间,沉默地把行李放在桌上。

然后,他哭了,又笑又哭的,跟个神经病似的,这种哭,带有很多的复杂感情。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他就是觉得该哭了,要发泄。

吴邪太累了,很累很累。他背负着很多不该让他承受的东西。

有脚步声上楼了,平缓而轻快。

吴邪没有听到,他全身心都在哭泣着。

“哎哟,小三爷,这是什么了,谁惹得你这么梨花带雨的,瞎子把他给削了”

带着墨镜,嘴角吊儿郎当的微笑,从门边探出头来,一手还比划着切脖子的动作。

瞎子就这么戏剧化地出来了,尽管他出现得不是时候。

吴邪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就这么地带着泪水鼻涕的脸看着瞎子。

“小三爷,虽然瞎子也不是不让看,但你是不是该整理下你的…嗯…”

后半句瞎子没说出来,吴邪就已经反应过来转过身擦了擦脸。

“这么晚了,瞎子你这是来作甚”

吴邪皱了皱鼻子,上前两步从冰箱拿出了两瓶啤酒,一瓶扔给黑瞎子,一瓶自己拧开就喝了起来。

“嘛,小三爷你这说的是,瞎子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么”

瞎子接过啤酒,也拧开喝了一口。

吴邪不知道该什么说。你说你来了就来了,你他妈偏偏在我哭的时候来,这没事也来的太巧了吧?!

“能能能,你随时来都可以”

吴邪已经无奈的不知说啥,他只好把喝完的啤酒瓶给扔进垃圾桶,打算扒拉下屋子,毕竟他可是要在这睡的。

“小三爷”

一直靠在门边的瞎子忽然走了过去。

“瞎子我啊,寂寞很久了呢。都不知道哪天,能不能找到个人过。不过找不到也好,我这样的,过日子不行。”

吴邪有些茫然地看着黑瞎子走过来,他不知道为什么黑瞎子说这些有的没的。

“像我们这样的,情啊爱啊,根本没啥屁用,毕竟能过一天是一天。”

黑瞎子终于走到吴邪面前,他捏了吴邪的下巴,凑近。

“因为不能祸害人家,也不能付出真心,更不能留下念想。就好像…”

黑瞎子抚摸着吴邪的眼睛,那里,忽然有了眼泪。

“一阵风,从哪来的,回不去,只能一直吹,留不住。忽然间,无声无息地,就散了,没有留下一丁点存在过的痕迹……”

吴邪从黑瞎子走过来的时候,从黑瞎子说了那么一段莫名其妙的话后。从黑瞎子亲上他的嘴后。他听得懂但是也听不懂,他不是爱哭的人,也不是感性的人。但是该死的,他就为了这么些平时不感冒的文艺小清新的话,哭了。

黑瞎子的唇不软,黑瞎子的唇有些干燥,黑瞎子的吻技不算好,黑瞎子的味道是二手烟加啤酒味儿。但他就是很喜欢。

为什么呢

吴邪搂上黑瞎子的脖子,唇齿相依的感觉很好,真的很好。

为什么呢

复杂的话他说不上

因为啊

他是黑瞎子

就算他跟风似的,来无影去无踪的。

就算他跟风似的,忽然就散了。

就算他跟风似的,吹到哪就是哪。

只要这样子,就好了。

                         


                                TBC




如果你们看不懂,那也说明我也看不懂,因为我是在头脑不清晰的情况下写出来的。如果给你们带来不好的影响,在这里,给你们鞠躬尽瘁了。

因为这些天,太压抑了。


小恋日

      一颗种子,它发芽了。

      今天是超市的打折日,被母亲强行拉出来的潮田渚,只能无奈地顶着大太阳,陪同兴致勃勃的母亲来到人海茫茫的超市。

      这么多人,根本挤不进去啊!

      潮田渚冷汗后退,“那个…母亲,你自己去吧,我在那边的小吃店等你…”不等他母亲反应过来,就溜走了。

       打开店门,一阵凉气吹来,潮田渚的全身顿时舒爽了不少。店里的人不少但也不多,打算坐到角落位置,走到那时,却发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业君你怎么在这里?”

       “秘密~”

       位置上的业笑眯眯地看着他,“小渚你怎么在这里呢”

      “今天是超市的打折日,我母亲拉我出来的”潮田渚有些无奈地拉开椅子坐下。

       业没多说,只是招来了服务员,要一份原味奶茶,“小渚,你要什么”

       “…跟业君一样就好了”

       服务员走了后,潮田渚不知道该说什么,平时遇见了说的大部分都是杀老师的话题,有别的也是一会的小话题,难道要说关于杀老师的话题么?!

       “小渚,你要和我去一个地方么?”

        “不行…我跟我母亲说过要在这里等她”

        “没关系的啦,不耽误你多少时间的”

        “没可是,你就跟我去下就好了”业站起身从服务员盘子里拿出一杯给潮田渚,一杯拿着,拉着潮田渚走出店门。

     被业拉着的潮田渚,内心起了波动,他望着两人拉着的手,连炙热的大太阳照到身上,也没多大感觉。

       感觉…心底里的那颗种子已经开苞了。

      他们一直走,走到周围的人都少了,最后甚至没有……像是要走到天涯海角。

       “到了”

       潮田渚抬起头,一棵大树,中间有着小屋子“这里是……”

        “可以凉爽的好地方~”业说完,就利落地从树下爬到小屋子那,“上来”

      潮田渚有些迟钝,“我不会…”他刮了下脸

      “没关系,我会拉你的”业伸出手

      “那…好吧”潮田渚一手卡着凸出的地方,然后一手拉住业的手。业使劲一拉,潮田渚被拉上了小屋子。

      “呀,小渚你可真轻啊”

       潮田渚表示无言对待,转头看向风景,一阵凉爽的风吹过身体,请新的空气,让潮田渚全身舒适。不得不说,这是个好地方。

       “业君你是什么找到这地方的”

        “偶然进来的就找到啦”业盘着脚闭着眼享受着风。

      看着这样的业,潮田渚的心有些加速,他扭过头,拿着奶茶喝了一大口。而后不禁想着,现在就只有他和业君,也许可以把心里话给全部说出来,到时候他接受不接受自己心里也有个心理准备 

        “那个……业君”

         “恩?”业睁开眼睛看着他,嘴角勾着好看的沟。

       “我喜欢你。”

       他看着有些惊异的业,忽然觉得心中轻松了不少。毕竟和业相处的这段时间,他早就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他,在发觉时,心里已经种了一颗种子。

        业低下头寂静着,以为要被拒绝的潮田渚,眼圈有些发红,像是业拒绝了他就要哭出来似的。

       “其实我……”一阵大风吹过,树叶哗啦哗啦地响。

        潮田渚终究还是哭了出来。

       “也喜欢你啊,小渚”

     心中的开苞已经开出花了。

  

      

     


其实大部分都是萌的冷西皮,比如盗墓笔记,当时听得最多的就是瓶邪黑花的,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就跑去看盗墓笔记,看完后,就忽然萌上了黑瓶黑邪花邪all邪\(//∇//)\,对瓶邪黑花一点好感都没有,主要是黑花太扯淡了,两个没见过面的,还不如见过面又是强对手的张起灵好。对于黑瓶,我是非常支持的,张起灵这种强大值得当攻的人,在我眼里,就是个需要去宠爱的迷茫小孩,而黑瞎子虽然不是无邪这种,但他很强,跟黑瞎子在一起,不用担心被拖后腿,也不用担心背后偷袭。free里大家都喜欢宗凛,但我喜欢宗遥,主要是总攻把遥给壁咚了那段,把我给萌迷了。反正大家喜欢官方cp,我都不是很喜欢,反而莫名喜欢上冷西皮。(≧▽≦)


因为他们的信仰和对游戏的爱,不过主要是看叶不羞和他们的互动莫名萌感